猫咪av官网入口

思其两日前就住进了宋家,家里要演一场大戏,她总不能出现在家里吧?要不然更是麻烦了。

前两日还好,今天夜里她一直都睡不踏实,半夜的时候还被噩梦给吓醒了,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,一脑门子的汗。

她到了宋府来,当然是和宋云馨住在一起,宋府虽然是大,房间那么多,可是宋云馨粘人啊,好不容易才说动了思其住到自己家里来,她哪能放过她,每日都是要黏在一起的。

思其醒了,宋云馨也跟着醒了,见她额头上都是汗,也吓着了,赶紧安慰她。

“思其姐,你这是做噩梦了吗?别怕,这是在我家呢。”

思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呼吸也渐渐平静下来,这才自己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。

宋云馨这时候才敢问她,“思其姐,你刚刚梦到什么了,怎么吓成这样?”

思其摇了摇头,“也说不清楚到底梦到了什么,这做梦的事情谁能说的明白啊,就是突然之间就给吓醒了,我这心里慌得很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踏实不下来。”

这会儿在床上躺着是睡不着了,思其干脆下了地,推开窗户看了看外面,已经快要到中秋了,月亮比平时稍微亮了一点,映衬着院子里的树,在地上投下树影,其实挺好看的,可是思其却没心思欣赏。

这回的事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呀?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又该怎么办?已经说好了中秋的时候就回家里,如果在这几日出了什么差错,那可就没那么好解决了。

那个叫小秀的姑娘跟她差不多大,因为已经成了张诚的人,所以她很愿意代替她进入张家,可要是提前被张诚给发现了,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?

思其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裳,觉得先前想的还是太简单了,就算那人早就跟了张诚,可是张诚发现自己被骗了,又会不会对她做什么呢?

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

宋云馨见她心里难受,自己也睡不着了,便在她边上陪着她聊天,思其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,宋云馨便安慰她。

“思其姐,你别想这么多了,这事儿这么办挺好的,就该给张诚一点教训,李家的人明日估计也要到了,知道张诚私自纳妾,还不定要怎么找他算账呢,你别着急。”

思其点了点头,小姐妹两人坐在窗边又说了一会儿话,然后才回床上去睡觉,这会儿才半夜,还要睡好久才会天亮呢。

结果她们刚刚躺下,就听到外面园子里有下人快步走动的声音,还有几人在说话,大半夜的,一般来说是不会有这样的声音的,除非是家里有什么情况发生。

思其又睡不着了,这会儿她们也不好出去,就留在院子里,真要是有什么大事,一会儿也会知道的。

外面走动的小厮是听了张忠的话,现在要去回禀姜氏,毕竟这事儿也挺要紧的。爱啃书吧

大半夜的上门来,人家没必要撒谎吧?而且门房的小厮恰好就见过张家四少爷,当然是相信了他的话。

姜氏睡到半夜被吵醒了,也没有生气,她性子本就挺好的,听了来人把话说清楚,也吓了一跳,赶紧让人去林家告诉林长源夫妻二人,姜氏又想着,这么大的动静,思其他们估计醒了,便让丫鬟陪着自己去了宋云馨住的院子。

她们两人见姜氏来了,心里知道,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,要不然的话都会等到明天再说,不会连夜赶过来。

宋云馨赶忙问道,“娘,是出什么事了啊?我听着外面闹哄哄的。”

姜氏进了屋子才说,“的确是出了事,张诚死了。”

思其听到这消息,吓了一跳,好一会儿才开口,“什么,张诚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到底为什么刚刚张忠也没有说的太清楚,因为他也是个没成亲的小伙子,让他把这些事情说清楚实在是不合适,下人也就依着他的话回了。

姜氏毕竟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稍微一想想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,但这会儿当着思其和宋云馨,她也是说不出口的,只是摇了摇头。

“具体的原因还不知道,反正是死了,刚刚张家的四少爷跑到这里来说的,等天亮了,张家估计要上同福楼闹事去,他们想告诉你爹娘,可又不知道你家住在何处,所以才想了这么个主意。”

“我已经打发人去你家告诉你爹娘了,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,代替你进入张家的那名女子在张诚死后就跑了,张家并没有抓住人,而且张诚身边亲近的那名小厮当着张家众人说过,那人并不是你,张家夫人估计是想找同福楼闹事,并没有听他的话。”

“刚刚那张家四少爷过来就是说这事儿的,只让你爹娘咬定了那并不是你,你昨夜一直安生的在家里待着,并没有去外面,这样一来,张家想要闹事也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“还有,张家四少爷说那名女子似乎是被人扯到了手臂,手上有伤痕,你的手好好的,张家要真是闹,便露给他们看,不过这话得等他们自己说出来,要不然可就没用了。”

思其点了点头,就算她平时聪明伶俐,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冷静,这会儿也被这消息给吓着了。

她想过无数的结果,一般都是那名叫小秀的女子被发现了,被张家关起来,可却没想过张诚竟然会死。

姜氏虽然没说明白,可思其毕竟是成年人的灵魂,她想一想也能猜到一些,张诚最近病倒了,把人弄进府上,说不定就过火了一些,然后就把性命交代在床上了?没准就是这样的,只是这会儿她也不好明说。

这一晚是睡不着了,姜氏在她们这里陪着她们,天快亮的时候,就让人偷偷的把思其给送回了林家小院。

这会儿林长源和宣氏也早就已经起来了,接到消息之后,他们夫妻二人也睡不着了,见思其回来,宣氏抱着思其就痛哭了一场。

“其儿,你放心,有爹娘在,不会有人敢动你分毫,爹娘一定要护着你的。”